常德掌故

常德掌故

挑河水的人

常德掌故 ? 2018-07-24 17:08:58 来源:常德掌故 

河水!河水!吆喝声由远而近,天天如此。

? ? ? ?河水!河水!吆喝声由远而近,天天如此。这是过去常德城内一群靠挑卖河水为生者发出的声音。


? ? ? ?挑河水的人(又叫挑水工),是当时社会的最底阶层,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,大略有以下几种状况:


? ? ? ?一是专职挑水工。这多是一些大商店、衙门、学校、社团、富户雇请的专职挑水工。他们每天除挑满几大缸水,保证饮用需要外,还要兼做一些体力杂活。工钱不高,但有饱饭吃。某些店老板或富户看他勤快卖力,年终还给个小红包。这类挑水工在同行看来好比是掉在蜜缸里的糖葫芦,因而,羡慕不已。他们挑河水也不用吆喝,走在同行中劲鼓鼓的,显得很惬意。


? ? ? ?二是有固定客户(又叫宾主)的挑水工。他们大多资格比较老,与客户建立了较好关系,熟悉客户用水习惯,按时按量给客户挑满水。水资有月结的,也有现结的。有了稳定的客户,收入也就有了基本保证。同时,也免了挑着水满街叫卖的劳苦。不过,这类挑水工仍会吆喝“河水”声,一是给客户递个信,“知吾来也”,二是吆喝已成习惯,也可起到调节体力和肩上释重的作用和感觉。不吆喝对他们而言倒是不习惯了。


? ? ? ?三是无固定客户的挑水工。这类人最多,大多是城市失业者或郊区的农民,一时又找不到工作而为生活所困,不得不去权且挑河水卖。过去,常德城里有句流行话:“只要不好吃懒做,挑河水卖也饿不死。”这话虽平淡无奇,却也表现出常德人的一种自强自立精神,诚为可贵。这类挑水工最为辛苦,因无固定客户,常常挑着一担水走街串巷的吆喝。一天下来,挣个二、三升米的水资也就很不易了。初涉此道者,劳苦一天,尚有“打烧饼”的,一担水也没卖掉。


? ? ? ?另有不少买不起水的贫户,就只得自己去挑河水。当年,上、下南门水码头挑水者中,凡用中小水桶挑河水的便是贫户,其中不乏妇女和少年用小桶担水的。


? ? ? ?挑水工的水具,还小有讲究。一根木扁担,削的两端微翘,装上索卡,两只水桶油得暗紫发亮,给人以美感。健步挑水的弹性姿态,好似一种舞姿,戏剧《卖水》,秀才改行担水卖的表演,可能是源于这种生活素材。每担水重量在75—80公升左右。担满水后,在水桶中间横放一木片,以防水荡外溢。


? ? ? ?用水户对挑水工也有所挑剔,一是要桶大水足的,二是要水质明洁的,三是要态度和气的。每逢涨洪水,用水户总要提前贮满水,以免食用浑浊河水。挑水工便要大忙一阵子,收入也较比平时要多。即使浑浊河水人们也宁肯用明矾澄清后食用,而不用城内的井水,因井水涩口,多用作洗涤。


? ? ? ?抗战结束后,下南门拆卸城门修了防洪坡,挑水工们便要爬上下坡取水,较此前平路进出取水卖水要辛苦许多,尤其是寒冬腊月,天上下雪,地上结冰,挑水工爬这道上下坡,真可谓是“如履薄冰”,举步维艰,稍有不慎,便跌倒地上,或人伤或桶破,艰苦备至。


? ? ? ?解放初期,不少挑水工在政府支助下,改用板车大桶拖水卖,既方便了用户,水工的收入也相应增多,且大轻于双肩挑水之劳累,这是社会开始进步之使然。?


? ? ? ?后来,市区又办起了自来水厂,人们开始用自来水。改革开放后,自来水逐步置入千家万户,是人民政府从根本上解决了人民用水问题。“挑河水的人”的故事便最终划上了句号。?

作者:傅启芳


浏览(1175)
分享到: